页面加载中
国服第一·SEOER

新宝网投: 山西金融系统地震背后:中小银行成了德御系提款机

(**)不迷路==>新宝网投记住我们█【tianyuyule777.com】█,你值得拥有,专注经营; 山西金融系统地震背后:中小银行成了德御系提款机

  山西金融系统地震背后:隐秘的德御系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苏杰德

  山西省晋中市开发区迎宾西街泰鑫商务A座,是一座略显陈旧的低层商务楼。在二楼,一张白底黑字的封条斜贴在玻璃门上。过去几年,这里是叱咤国内外资本市场的德御系大本营:实控人田文军先后控制国内外多家上市公司,其中一家美股公司股价曾暴涨45倍,震惊华尔街,德御系也一战成名。

  如今,德御系公司龙跃实业被查封后,田文军的另一块商业版图才展现在人们面前:2013年至今,田文军的德御系企业先后入股晋中银行、阳泉商业银行等两家本地城商行,以及至少八家当地农商行。入股银行之多,当地人笑称他为“行长”。这位“行长”能量颇大,给入股银行带来了巨大的坏账,甚至搅乱了山西金融系统。 (window.slotbydup = 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u5891748", container: "_i630znox87b", async: true });

  7月20日,中纪委官网披露,原中国银监会山西监管局党委书记、局长张安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7月19日,山西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省政府金融办)原党组书记、局长(主任)竟晖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不仅是监管部门主要负责人落马,资产过万亿元的山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4位负责人也密集被查——包括原党委书记、理事长崔联会,原党委副书记、副理事长、主任邢亮喜,原党委专职副书记、副理事长王忠泽,原党委副书记王再升。

  上述落马官员主政期间,正是德御系密集入股银行时期,这些银行成为其纵横资本市场的造血机器。

  “挤兑”风波背后的乱象

  早在今年6月,山西金融业危机的一些端倪就开始显露出来。

  当时,阳泉商业银行发生了部分储户集中提取存款风波。“挤兑”事件后,为了尽快平息事态,当地人民政府、地方人行和银保监分局、阳泉市商业银行均贴出公告。6月17日下午,有网民在微博发布网络视频显示,阳泉副市长黄海涛对聚集的当地民众说,“阳泉商行现在运行正常,资金充沛,我用我市长的身份,用我的人格、党性给大家保证。”

  一位与阳泉商业银行有业务往来的人员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之所以发生挤兑风波,与时任董事长李首明、行长赵建涛等先后被调查有关。此后,朔州农商行原董事长杨慧新成为阳泉商业银行新任董事长。不过,杨慧新主持工作没多久,也被调查。今年6月下旬,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会计财务处处长王珍云被任命为阳泉商业银行行长。当地监管部门工作人员介绍,像王珍云一样的“救火队员”还有几位。

  阳泉市商业银行的前身是阳泉市城市信用社,2007年9月正式挂牌成立。《2018中国城市商业银行发展报告》称,城商行背着沉重的历史包袱。比如,城商行受限于自身规模和历史背景,在客户心中可信赖程度较低,一旦出现破产传闻或信用危机,大量客户就会集中到银行提取现金,挤兑风险和流动性风险事件频发。

  阳泉商业银行如今的危机与德御系密切相关。2016年,阳泉商业银行引进战略投资者,加快风险处置。截至2016年末,阳泉商业银行前四大股东龙跃实业、中煤兴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山西汇丰投资有限公司、晋中鑫科源农贸有限公司分别持有11.17%股权,第五大股东阳泉煤业集团持股比例为10.77%,第六和第七大股东山西百瑞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与和柚实业分别持股5.59%。

  最引人关注的是,这次增资入股的股东与德御系密切相关,也彻底改变了阳泉商业银行从城市信用社重组改制以来的股权构成格局。前七大股东中,有四家属于德御系企业,合计持股33.52%。其他三家股东,除了国企阳泉煤业,另外两家企业与德御系也有紧密联系——山西汇丰投资有限公司和中煤兴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实控人都是赵国豪。

  一位阳泉商业银行的前董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田文军之所以能够入股阳泉商业银行,离不开赵国豪的引荐。山西汇丰投资有限公司2007年入股阳泉商业银行,赵国豪从那时起就担任银行董事。2014年,伊甸城商业有限公司成立,发起股东分别为赵国豪实际控制的中煤兴源和德御系龙跃实业。

  “以前,田文军跟着赵国豪混,后来田文军生意起来了,赵国豪又跟着田文军一起做。”上述董事说,德御系入股阳泉商业银行后,德御系曾经想大面积改换银行管理层,但监管部门没有批准。退而求其次,便安排自己人实际参与银行工作。一份阳泉市商业银行的通讯录显示,赵国豪时任阳泉商业银行副董事长,6位董事监事中,魏坤和李海江的名字还出现在德御系企业的员工名单上。

  “以前董事会、监事会和经营层是三权分置的,都是各司其职,董事会提方案,经营负责执行,监事会去监督。后来就不是了,放贷款也是党委会说了算,比方说需要签字的时候,还要开一个党委扩大会。”一位阳泉商业银行原股东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银行2014年前经营不错,每年都给股东分红,但从2015年至今,5年都没再分红。

  前述原董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前任董事长在任的时候,贷款超过1000万都要上董事会,贷给谁,董事们都清楚。继任的董事长风格变换,有些议案明显不合理,我不同意,就把我踢走了。”

  治理失控,阳泉商业银行成为了德御系的提款机。据财新报道,截至2019年9月末,阳泉商业银行实际的不良资产54.17亿元,不良率25.24%,拨备覆盖率16.02%,资本充足率-5.52%,资本缺口52.15亿元。该行对龙跃实业授信50.36亿元,对东旭集团、仁东控股和华讯方舟的授信余额分别为48.96亿元、63.45亿元和14亿元,合计176.77亿元,逾期近50亿元。

  15亿元信托案中的套路

  德御系引发的金融震荡持续发酵,今年7月,山西潞城农村商业银行(下称潞城农商行)15亿元信托案浮出水面,扑朔迷离,将德御系推到了台前。

  “近日从相关媒体获悉,公司可能涉及一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7月7日,仁东控股公告称,公司从广州中院提取的起诉状及涉及公司的相关资料后,才知道起诉经过。仁东控股为近年来A股市场上的黑马,其主营业务涵盖第三方支付、商业保理、供应链管理等金融板块。

  此前,潞城农商行将包括仁东控股在内的7家公司和3名自然人告上法庭,并要求仁东控股对15亿元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并支付利息、增值税及附加约1.55亿元等赔偿。

  这起诉讼的前情是,2017年10月,潞城农商行认购了大业信托设立的一款信托计划,认购金额15亿元,预期年化收益8.5%,信托期限一年。该资管计划实际投向晋中榆稼粮油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晋中榆稼),用于补充其流动资金。合同10月18日签订,大业信托次日就向晋中榆稼发放了首期信托贷款9.8亿元,第二期信托贷款5.2亿元也在一周内到账。

  与发放贷款时的速度相比,还款的路曲折且漫长。合同约定的一年时间到期后,晋中榆稼没有按时还款。2018年10月18日,大业信托与潞城农商行签订了信托合同补充协议,信托期限由一年修改为两年。2019年12月,大业信托与潞城农商行签订了债权转让暨信托终止协议,将其对晋中榆稼享有的信托贷款本金15亿元和利息、违约金等债权转移至潞城农商行。

  今年,潞城农商行以晋中榆稼没能如期偿还贷款本息为由,向贷款人和担保人发起诉讼。其中,上市公司仁东控股曾出具担保函,给上述资管计划提供连带责任担保,该担保函盖有仁东控股原公章“民盛金科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及时任法定代表人闫伟的个人印章。

  对于这起诉讼,仁东控股喊冤,“在获悉此次诉讼事项之前,公司不知晓上述金融借款合同及担保事项,诉讼材料中提及的债务人晋中榆稼,经公司多方排查,并非我公司直接或间接控股公司,与公司没有任何股权或其控制关系及交易往来。”仁东控股在公告中称对此事不知情,并且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

  实际上,这份15亿元的信托合同发生时,仁东控股的控股股东还是德御系企业。同属被告的天津和柚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和柚技术),在2016年4月到2018年3月期间是其控股股东,和柚技术实控人则为田文军的妻子郝江波。

  更为重要的是,德御系企业同时还参股潞城农商行。郝江波控股的和柚实业有限公司持有潞城农商行7.92%的股份。龙跃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龙跃实业),也曾持有潞城农商行7.5%的股份。另一家德御系公司——晋中金晟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至今仍持有潞城农商行9.67%股权,三家公司合计持有潞城农商行股份超过25%。尽管这三家公司没有股权关系,但《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一份德御系企业资料列表显示,这三家公司均列其中。

  在这份15亿元的信托合同中,德御系在其中扮演了贷款人、担保人和借款人三种角色,相当于自己贷款给自己。此后,德御系遇到债务危机,2018年将仁东控股控股权转让给仁东集团,该公司负责人为内蒙古前首富霍庆华的儿子霍东。2019年,仁东控股控股权又被转让给海淀国资平台。

  上市公司控制权击鼓传花,新任股东不认旧账。“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该份担保函属于无效担保。”仁东控股认为:“我公司没有本案所提及的全部合同及担保函等全部协议原件,没有接触、签署过上述文件,也没有相关用印流程,没有相关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程序,独立董事未发表独立意见。”

  贷款各方爆发口水战的时候,晋中榆稼资金链已断裂。《中国新闻周刊》获得一份落款为今年5月13日的资料显示,晋中榆稼从民生银行太原分行曾贷款7350万元,每月需要归还银行30万元的贷款本金。公司称因为新冠疫情影响,经营困难,资金紧张,今年2月起已经连续还款逾期。

  上述资料显示,晋中榆稼曾于2013年12月为民生银行太原支行垫款1650万元为其解决不良贷款问题,当时协议明确民生银行太原支行按照年息18%支付给公司。如今,晋中榆稼要求银行偿还本金和相应利息,公司再按照要求归还民生银行贷款。

  坐庄之路

  潞城农商行的诉讼揭开了德御系典型的资本运作套路:先是获得上市公司控制权,通过对外投资或并购重组变更主营业务,给上市公司改名换姓,促使公司股价一飞冲天,德御系择机减持股份或者将其质押获得更多融资。

  2014年12月,上市公司齐星铁塔(现名北讯集团)公告称,龙跃实业以8.8亿元收购公司部分股权,成为新的控股股东,齐星铁塔成为了德御系在国内A股的第一家上市公司。

  就在收购当天,齐星铁塔就接到新东家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通知,公司股票因此停牌。2015年7月,齐星铁塔公布定向增发63亿元收购北讯电信的方案。直到2017年4月,收购最终落地,齐星铁塔更名为北讯集团。此次定增,龙跃实业认购金额超过20亿元。

  如法炮制。2015年12月,另一家上市公司仁东控股(曾用名宏磊股份、民盛金科)筹划资产重组,郝江波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几个月后,仁东控股拟23.1亿元收购一些资产,布局第三方支付业务及信用卡消费服务。

  不仅是国内资本市场,德御系在国外资本市场运作更早。2010年,在田文军运作下,德御农业挂牌美国股市,德御系正式踏入资本市场。5年后,德御系的稳盛金融也登陆美国,股价从10美元左右最高拉升到465美元,涨幅达到4500%,暴涨行情震惊了华尔街。今年,这家公司未能在规定时间内提交2019年财务报表,分别收到了纳斯达克的警告函和退市信。目前,公司需要在9月18日前提供截至2019年6月30日上年度公司审计的最新信息,来决定是否还能再纳斯达克继续挂牌交易。

  多线作战,动辄数十亿元资金,德御系钱从哪来?从时间线上来看,德御系布局上市公司的同时,大量入股当地商业银行,这些银行成为德御系的造血机器。

  “德御系的真实产业没有多大体量。如果没有金融机构支持,他们不可能同时拿下几家上市公司,更何况要拿出更多钱进行资产重组。”一位熟悉山西资本市场的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从2013年开始,德御系以和柚实业和龙跃实业为代表,密集入股超过10家山西当地银行。

  《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资料显示,2013年4月,和柚实业以每股2元的价格认购晋中银行股份4000万股,田文军也成为这家商业银行董事;2014年从山西阳泉市的盂县农商银行两个股东手里购买超过10%股权;以每股2元的价格获得寿阳农商行2000万股权;2015年9月,山西榆次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定向募资工作获得监管部门审批通过,注册资本由4亿元变更为8亿元,德御系企业以每股1.55元的价格认购5000万股,花费7750万元。

  此外,龙跃实业2014年召开股东大会,投资入股山西寿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每股2元价格购买银行2000万股份;出资200万元,入股和顺县贵都村镇银行有限责任公司,持股10%。

  对于这些中小银行来说,德御系可以说是白衣骑士,为银行增加了注册资本,也消化了银行部分坏账。但这位资本大鳄看似良善,实际所求更多。入股银行之后,德御系通过质押银行股份获得大量融资,通过资管计划向德御系公司输血。以潞城农商行为例,德御系除了上述15亿元违约的资管计划外,还多次将手中的银行股权质押。

  上述熟悉山西资本市场的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山西的城商行中,问题比较严重是阳泉商业银行、晋中银行和长治商业银行,前两者均与德御系有关。

  德御系这种资本运作风险大,不可持续。据财新报道,龙跃实业在2017年就出现大额融资风险,融资额高达360亿元。2017年,山西省为此成立风险处置小组,引入东旭集团、仁东集团和华讯方舟集团参与重组德御系债务。到2019年9月末,将龙跃实业的融资压到117.14亿元。

  幕后大佬田文军

  德御系从山西省晋中市发家,实控人田文军擅长资本运作。《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资料显示,包括上述提及的龙跃实业、和柚实业、晋中榆稼等在内,德御系一共控制了至少20家公司,其中一半以上是农贸公司。

  田文军作为公司发起人,将其股权转让给公司员工、亲属,这是德御系企业的典型特征。比如,和柚实业实控人为田文军的妻子郝江波。龙跃实业的自然人股东包括赵晶和赵培林,德御系企业的员工表显示,赵晶2003年就进入德御系工作,她在德御系的一家担保公司中负责的是公司各类文本资料的打印、校对工作。赵培林也是德御系企业员工。

  田文军行事低调,关于他的公开资料并不多。晋中银行今年高管被调查,田文军旗下公司被查封后,晋中的不少当地民众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物。

  晋中信息网2012年12月的一篇文章中介绍,田文军“成长于晋中市一个大学教师家庭”,2006年,他在市场调研中发现农副产品里蕴含巨大商机,于是带领一支年轻团队开始创业,这便是后来的德御农业。《新京报》援引晋中当地一位权威消息人士说法,德御前身也是搞煤炭起家,后来才做了农业。

  2010年前后,田文军相继完成对张俊德的晋中德御农贸有限公司、任永青的晋中永成粮油贸易有限公司和晋中榆稼的整合。通过简单的企业捆绑,德御农业号称创造了一个新的商业模式,从采购、加工到销售,德御农业打通了整条产业链。田文军也得以带领德御农业在纳斯达克敲钟,成为山西省第一家登陆海外资本市场的企业。

  现在来看,田文军的资本运作套路比较超前。2011年,软银资本注入德御农业2500万元,成为持股35.71%的第二大股东。2012年,德御农业境内子公司德御坊在香港文华东方酒店,举行了香港融资启动大会。香港国泰君安国际董事长阎峰与德御坊董事长田文军共同签署融资意向书。通稿称,“国泰君安的参股,将加速推进德御坊在香港这一全球性资本市场的登陆”。

  在2013年晋中市榆次区的经济工作和农村工作会上,榆次区领导专门提到了德御农业。他号召企业学习仿效,总结借鉴德御农业资本运作和组团上市的经验做法,“就像任永青、张俊德、郝建明、田文军四个不相干的企业,组团在纳斯达克上市,融回资金投入再生产”。

  不过,在这些实业外衣之下,田文军的核心主业始终在金融领域。曾经作为合伙人的张俊德和任永青在德御农业成立后之后,另起炉灶成立新的农业公司。张俊德和任永青两家公司的管理层人员均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目前公司与田文军没有任何关系。其中一位负责人举例说:“田文军那时收购的是晋中德御农贸有限公司,我们现在的公司主体是山西德御农贸有限公司,这是两家完全不同的公司。”

  实际上,德御系最早成立的企业是山西栋盛拍卖有限公司,这是国内最早的拍卖机构之一。山西栋盛拍卖有限公司前身为榆次拍卖市场,成立于1998年8月,经原山西省贸易厅审核批准,是晋中榆次区人民政府唯一指定的公物拍卖机构。直到2004年,中国拍卖行业的准入限制才全面放开。

  2006年,田文军成立山西栋盛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专门从事民间借贷。《新京报》援引山西民间金融机构创办人的说法:“2013年煤炭行业下滑后,山西经济遭遇了很大困难,民营企业融资贷款非常难,所以有很多各式各样的民间金融机构,担保、融资租赁、小额贷款、典当等。在晋中地区,尤其是榆次最多。”

  这家公司随着民间融资需求的增加,成为德御系的重要平台,也是妖股稳盛金融的核心公司。不过,田文军的民间担保生意并不理想。《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资料显示,2008年,栋盛担保营收57万元,亏损133万元;2013年,公司营收约580万元,利润100万元。

  风险全面爆发后如何破局

  早在2017年,德御系企业债务风险就已经爆发,山西省成立了大额债务融资风险处置领导小组,引入东旭集团等承接债务。财新报道称,新引入的三家公司也出现债务危机,与山西境内的中小银行相互套牢,比如东旭集团在山西省内贷款200亿元,涉及57家中小银行机构,迄今几乎全部违约。

  “前些年,一些企业通过一些手段入股甚至控制了一批中小银行,比较典型的就是‘明天系’控制包商银行在内的多家银行。”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董希淼认为,近年来,金融控股集团的经营模式不断出现,这也是造成违法违规关联交易数量增多的原因之一,“一些民营资本大肆进入银行业,控股中小银行,形成事实上的金融控股集团。在这种金融控股模式下,关联交易的隐蔽性更强,风险的传导性更高。”

  “东旭资金链断了,它和德御系危机是一个连环的事件,最终导致盖子压不住了。”山西一位当地金融业观察人士认为,当地政府没有解决先前的债务风险,不得已才开始对山西几家未上市城商行重组。

  8月8日到10日,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和长治银行相继发布公告称,计划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关于参与合并重组或新设合并的议案。山西省招标投标公共服务平台挂出一则山西城商行改革化险工作筹备组选聘中介机构服务项目招标公告,项目概况为对大同银行、长治银行、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5家城商行进行评估。多位山西当地人士介绍,大同银行与其他四家城商行不同,其控股股东为大同政府,其对于重组合并意愿并不高。

  山西银保监局一位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重组由山西省金融办牵头,这些银行存在的问题由山西纪委监委处理,对涉事银行高管调查后,再告知银保监局。山西省金融办一位工作人员则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重组方案已经上报,还没有批下来。

  值得注意的是,已经落马的山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多位负责人和张安顺、竟晖等,在山西金融系统工作的时间均在2009年到2020年之间,这段时间也是农村信用社大批改制和城商行增资扩股的时间段。德御系也是在这个时间段内大肆入股当地商业银行。

  董希淼认为,中小银行改制后,仍普遍存在股权结构有待优化、股东管理不够规范等问题。究其原因,一是所有者缺位问题长期存在,内部人控制和大股东越位问题同时存在;二是部分银行股东资质不符合规定,存在股权代持等问题,银行股东变化未按规定进行报批;三是股东出资不真实,股东向银行出资存在虚假出资,资金来源不明,将非自有资金作为入股资金,甚至使用银行资金进行体内循环。

  上述问题在德御系入股银行中也普遍存在,股权转让和董监高任命是否合规方面,存在大量瑕疵和违规之处。前述山西资本市场的人士认为:“德御系入股这么多银行,如果没有深厚的背景,根本操作不了。银行不可能不知道这些入股企业存在的风险,没有主管部门批准,谁也不敢把钱都贷出去。”

  “要把风险防控与金融反腐结合起来,严肃查处风险背后的腐败问题,坚决把金融领域的‘蛀虫’挖出来、清理出去。”今年6月18日,山西省委召开金融改革工作会议,山西省委书记楼阳生在会上表示。

  除了5家城商行计划进行重组外,山西省农信系统也进行了人事大调整。山西省审计厅厅长王亚在今年6月出任山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省联社)党委书记、理事长,山西省财政厅副厅长陈向阳出任省联社党委副书记。农商行改制及金融风险化解,已被列入山西省委2020年度重大改革之一。

  改制和化险,成为山西金融业整顿进入深水区的关键词。金融反腐之后,未来山西农信系统和城商行系统如何加快破局,值得关注。

  “地方政府肩负处置属地风险的责任,但是地方政府不宜过多介入,还是更多交由专业金融管理部门以及市场来解决。”董希淼认为,“地方政府首要责任就是打造一个良好的金融生态环境。”

  《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第33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于晓】

猜你喜欢

热门标签:

《白鹿原》床戏引关注张嘉译:不是你想的那样 易建联:没太多遗憾输一两场一两分你可以遗憾 富力主帅:知道斯科拉里会派什么人要保证不犯错 前方-如何获得美国大师赛资格?看看入场券如何分布 《剃刀边缘》创作引关注编剧:信仰构建很重要 瑞典首相已得知卡车冲撞人群事件正赶回首都 金洲管道:大股东拟转让全部股份实控人生变 从华仔到董瀚麟再到高尚广东被挥霍的天赋 人教社:新版语文教材不用《尊严》等有争议文章 德扑人机第2日冷扑大师下“狠手”龙之队惨败

相关推荐

中超-张池明制胜球龙成红牌国安1-0建业取连胜

阅读量:129内地明星

山东解说:鲁能要正视跟强队差距一度接近胜利

阅读量:320内地明星

北京解说:国安没体现应有的强大大家都站着传球

阅读量:284内地明星

土耳其逮捕叙利亚坠机飞行员指控从事间谍活动

阅读量:282内地明星

蹭热点傍“雄安”A股影帝级公司转战互动易大飙演技

阅读量:2192内地明星

4轮1分!重金苏宁最差开局想亚冠?先着眼保级吧!

阅读量:1155内地明星

金洲管道:大股东拟转让全部股份实控人生变

阅读量:1067内地明星

塞尔维亚1架军机坠毁造成两人丧生

阅读量:597内地明星

亚冠队变中超保级队?苏宁似去年鲁能需当机立断

阅读量:77内地明星

北京市大学生围棋联赛首轮前瞻:清华迎战北大

阅读量:28内地明星

罗永浩罗振宇9小时对谈创业这里有万字精华实录

阅读量:63内地明星

美媒:瑞典首相称卡车冲撞百货超市事件为恐袭

阅读量:844内地明星

不容有失!苏宁再遭地狱赛程两核心将复出成利好

阅读量:550内地明星

拒绝退场!广东球迷合唱“讲不出再见”

阅读量:147332内地明星

庞巴迪在华首个自有公务机服务中心在天津投产

阅读量:13766内地明星

机构热议3月非农远不及预期:天气因素是主因

阅读量:32574内地明星

横扫!新疆客场再胜广东4-0夺队史首冠!

阅读量:3107内地明星

美国2月批发库存数据增长0.4%

阅读量:7993内地明星

历史惊人相似!贺炜:韦世豪破门想起15年前鲁尼

阅读量:7334内地明星

史上第二高!三星1季度营业利润增至9.9万亿韩元

阅读量:3999内地明星

经济学家:3月非农数据不会改变联储政策路线

阅读量:4924内地明星

统治总决赛的战士!广东输给了另一个马布里

阅读量:714内地明星

德扑人机第2日冷扑大师下“狠手”龙之队惨败

阅读量:738内地明星